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行走運城 問道河東

—“關公故里”採風記

來源:運城日報發佈者:嶽 鵬時間:2020-11-26

鸛雀樓英姿

滔滔黃河奔騰數千裏,在晉陝豫三省交界處,突然一改由北往南的流向,折了一個大彎,向東朝着大海奔流而去。位於折角處的山西省運城市,因居黃河之東,所以古稱“河東”。這裏是五千年華夏文明的核心發源地之一,是最早叫“中國”的地方。黃河農耕文明和滋養了整個中華民族的堯舜德孝文化、關公忠義文化等都孕育於此。

開元鐵牛偉貌

11月初,筆者與來自全國各地的新聞界諸位同行一起,赴運城市參加“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”採風活動。大家參訪關帝廟,感悟關公故里的忠義仁勇;登鸛雀樓,領略王之渙“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”的豪邁;撫摩黃河大鐵牛,讚歎古人精湛的鑄造技藝;漫步普救寺,欣賞西廂月影的婉麗……“關公故里,鹽運之城”的無窮魅力,讓大家深深着迷。

行走於“古中國”,我心中始終懷有一份尋根和朝聖的虔誠。到關公故里,當然要先參觀關帝廟。

車從運城市區出發,不到半小時便來到解州鎮。遠遠望去,但見一宏大的宮殿式建築羣映入眼簾。解州關帝廟是全國規模最大的關廟,按最高規格的宮殿格式營建,硃砂紅的圍牆、藍黃相間的琉璃瓦屋頂,顯示出恢宏的氣象,讓人尚未跨進大廟便心生莊嚴之感。

關羽(約公元160—219),字雲長,本字長生,生於東漢桓帝延熹年間,河東解良(今山西運城)人,蜀漢時期的著名將領,其與劉備、張飛“桃園三結義”等故事在民間廣泛流傳,婦孺皆知。關羽死後備受推崇,經歷代朝廷褒封,被奉為關聖帝君,崇為“武聖”,與“文聖”孔子齊名。

解州關帝廟為武廟之祖,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它緊依鹽池,面對中條山,創建於隋開皇九年(589),宋、明時曾擴建和重修。稽考史載,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的重建,是歷代帝王首次敕建關廟,所以“殿皆石柱,雕龍飛騰,廟貌宏麗甲於天下”。現存建築為清康熙四十一年(1702)遭火毀後重修。全廟佔地24萬平方米,共有殿宇百餘間,主次分明,佈局嚴謹。

走進關帝廟,但見通道兩側種滿桃樹,這裏便是“結義園”。遊客走到這裏,眼前就彷彿出現了這樣一幅畫面——劉、關、張三人正在“結義坊”前、“三義閣”畔,跪拜天地,結為兄弟。北側的正廟,為“前朝後寢”仿宮殿式佈局,中軸線上分前院和後宮兩部分,前院依次排列着端門、雉門、午門、山海鍾靈坊、御書樓和崇寧殿;後宮以“氣肅千秋”坊、春秋樓為中心。春秋樓前兩棵千年古柏鬱鬱葱葱,外形酷似一龍一鳳,神奇的古柏成為關帝廟的一處代表性景觀,引得遊人嘖嘖稱奇。廟宇內,懸掛着各色褒獎關羽的牌匾,其中有康熙御筆“義炳乾坤”、乾隆欽定的“神勇”、咸豐御筆“萬世人極”、慈禧太后親書的“威靈震疊”等,均相當珍貴。

一座關廟聖殿,就是一方水土的民俗展現與民風展示;一尊關公聖像,就是萬千民眾的道德楷模和精神寄託;一塊青石古碑,就是一個感天動地的忠義教案。

數千年來,解州關帝廟在宣傳和規範道德文化方面,產生過重大影響。在國家和民族危難之際,懷着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情懷的人們,在這裏接受忠於國家和民族的教育;少數民族統治階級入主中原後也來到這裏,進行褒封和祭祀,力圖通過對關公的讚揚彌合民族之間的分歧;在民不聊生的年代,反抗者們來到這裏,從關公身上尋求勇於抗爭的精神動力;當遭際坎坷的時候,身處逆境的人們也來到這裏,找到仿效和學習的榜樣。關公文化的忠義、誠信精神,至今仍作為優秀的傳統文化,有着一定的積極意義。

作為中華文明核心區之一的河東,黃河流域農耕文明率先在這裏興起,並逐步繁榮。當我走進全國首家黃河農耕文明博覽園,對運城的黃河農耕文明有了更深的認識。

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,而汾河則有山西人民母親河之稱。運城市萬榮縣,就在黃河與汾河的交匯處。今年9月22日,第三屆中國農民豐收節的主會場就設在萬榮縣黃河農耕文明博覽園,該園也吸引了全國乃至全球的目光。

黃河農耕文明博覽園區佔地面積230多畝,包括廣場演藝區、主題展館區及實景花海區三大區域。在主題展館內,以實物和文字、圖片等資料,詳細地介紹了數千年來,黃河農耕文明的悠久歷史以及興起、發展歷程,並展示了山西、河南、山東等沿黃河省份豐富的特色農產品。

在“三皇五帝”時代,黃河中游地區逐步形成了包括渭河平原、汾河平原在內的眾多沉積平原,這裏氣候温暖濕潤,土地肥沃且便於開墾,生活在此的古人培育了粟、黍等農作物,農業的發展給古人提供了生存保障。為更好地助力農業生產,人們還觀測天象,瞭解四季變化。在5300至4000年前,黃河流域的一些地區先後邁入文明階段,河東以及關中、豫西所在的黃河中游地區憑藉自身優勢脱穎而出,一躍成為中華文明的中心。

農業發展的前提是土地,而位於萬榮縣榮河鎮的后土祠,則把人們對土地的崇拜表達得淋漓盡致。后土聖母被尊為中華最古之祖、土地最尊之神;后土祠又是海內祠廟之冠,北京天壇之源。據史料記載:“軒轅氏祀地祇,掃地為壇於脽上,二帝八員有司,三王方澤歲舉。”到漢代形成制度,每三年皇帝都要來這裏舉行一次大祀。漢武帝劉徹於元鼎四年(公元前113)擴建汾陰后土祠,定為國家祠廟,作為巡行之地。他曾六次祭祀后土,儀式隆重無比,並在此留下了膾炙人口的《秋風辭》。唐時,玄宗李隆基於開元年間兩次來此祭祀,並擴建祠廟。宋真宗趙桓大中祥符四年也來此祭祀,並御製御書了《汾陰二聖配饗之銘》碑。從漢代至宋代,歷朝皇帝先後二十四次在萬榮祭祀后土。明清時皇帝祭祀后土的儀式,遷徙於北京天地壇。

我們來到一處高崖前,登上高高的台階,進入后土祠。后土祠原址在汾陰脽上——一條背汾河的長形高地。明清時黃河干流向東擺動,后土祠受洪流的威脅被迫輾轉移建至現址,至今已有140多年的歷史。祠東西寬105米,南北長240米。祠內有山門、舞台、獻殿、正殿、秋風樓等,和唐宋時期相比,現后土祠規模要遜色不少,但仍不失為一處龐大而輝煌的古代祠廟建築羣。祠內的正殿、獻殿建築工藝精巧,光彩奪目,是祠內建築的精華。最前面山門內有一座過路舞台,緊靠山門後面有兩座並列舞台,三座舞台形成“品”字形結構佈局,為全國獨有。每逢廟會,三座舞台會同時上演三本對台戲——河南豫劇、陝西高腔和本地的蒲劇,供后土聖母“觀看”。而當地及周邊縣市的鄉民蜂擁而至,在祭拜后土聖母的同時,盡情欣賞自己喜歡的戲劇。

位於正殿之後的秋風樓,因藏有漢武帝《秋風辭》碑刻而得名。樓高32.6米,樓身檐下斗拱結構古樸精美,形制巍峨挺秀。公元前113年,漢武帝劉徹率領羣臣到河東郡祭祀后土。時值秋風蕭瑟,鴻雁南歸,漢武帝觸景生情,感慨萬千,寫下了千古絕賦《秋風辭》:“秋風起兮白雲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歸。蘭有秀兮菊有芳,懷佳人兮不能忘。泛樓船兮濟汾河,橫中流兮揚素波。蕭鼓鳴兮發棹歌,歡樂極兮哀情多,少壯幾時兮奈老何!”最後兩句把他既留戀於富貴,又感嘆人生易逝的矛盾心理,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今年9月,在第三屆中國農民豐收節期間,后土祠內舉辦了隆重的祭祀儀式,既傳承了優秀傳統文化,更表達了人們對土地的愛惜和崇拜。

作為黃河農耕文明發祥地的運城,現今仍是全國著名的糧、棉產區,其小麥、棉花產量佔整個山西省的一半以上。而近年來,該市的萬榮、永濟等縣市調整種植結構,因地制宜發展蘋果等種植業。坐在汽車裏,但見公路兩側是成片的蘋果園,果樹被又紅又大的蘋果壓彎了枝條。在許多農家小院前,蘋果堆得像小山一樣,果農們正在忙着分揀、包裝,通過快遞發往全國各地。

在河東,不僅漢武帝、宋真宗等留有名篇,歷代名流學士在此吟詩作賦頗多,並誕生了司馬光、王維、王勃、柳宗元、關漢卿等文學大家,分別留下鴻篇鉅製。其中王之渙《登鸛雀樓》詩“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。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”,更是堪稱千古絕唱。

文以樓載,樓以文傳。位於永濟市黃河東岸的鸛雀樓,被譽為中國古代四大名樓之一。該樓始建於北周(公元557—581),由於樓體壯觀,風景秀麗,唐宋之際吸引了眾多文人學士登樓賞景,並留下《登鸛雀樓》等諸多不朽詩篇。

鸛雀樓歷經隋、唐、五代、宋、金700餘年後,至元初毀於成吉思汗的金戈鐵馬之下,近千年間僅存故址。20世紀90年代,永濟市復建鸛雀樓。2002年10月1日,鸛雀樓正式對遊客開放。

進入鸛雀樓,一樓大廳內一幅大型浮雕作品,直觀反映了黃河文明以及永濟的概況。登上四樓,廊間的油漆彩畫充滿古意,別具一格。永濟市委宣傳部的領導介紹,新建鸛雀樓是中國最大的仿唐建築,外觀四檐三層,總高73.9米,總建築面積3萬多平方米。為體現唐代風格,修復時在國家文物局專家的指導下,樓內的畫採用了當時已失傳的唐代彩畫藝術。可以説,鸛雀樓是目前國內唯一採用唐代彩畫藝術恢復的唐代建築,整個樓顯得特別古典風雅。

登上六樓,憑欄西望,蒼茫的黃土地上,黃河一改人們印象中的奔騰之勢,平緩地在不遠處款款向南流去。遠處的中條山南北逶迤,因正值上午,我們看不到“白日依山盡”的景緻,更看不到“入海流”的大海,但依然能感受到王之渙筆下創造的藝術空間的美妙。在六樓的西北廊間,有一尊王之渙青銅像,他正舉首瞭望着樓下的黃河,手提紙筆,似正亢奮地吟誦着自己的詩篇。同伴們爭先恐後地上前,動作親暱地與“王之渙”合影,留下跨越時空的美好記錄。

在運城,還有壁畫藝術寶庫永樂宮、《西廂記》動人愛情故事發生地普救寺等眾多催生藝術珍品的歷史遺蹟,漫步其間無不讓人產生美好的遐想。

下了鸛雀樓,我們直奔永濟市蒲津渡,去欣賞富有傳奇色彩的黃河大鐵牛。

來到古蒲州城西門外黃河東岸的一處平台,但見四尊黝黑鋥亮、體形龐大、體格健壯的大鐵牛,頭西尾東,呈伏卧狀,在秋陽下忠誠如故地守護着九曲迴繞的黃河。工作人員向我們介紹,這四尊造型優美的大鐵牛鑄造於唐開元十二年(724),距今已有近1300年曆史,每尊鐵牛重55至75噸,用鐵量佔當時全國年鐵產量的五分之四。

蒲津渡是古代黃河的一大渡口,它自古以來就是秦晉之交通要衝,歷史上有很多朝代在這裏修造浮橋,但竹索連接而成的浮橋不堪重負,經常斷裂。開元年間,唐明皇決定在蒲津渡重建新橋,將連舟竹索改為鐵索,並鑄鐵牛為索樁。於是兩岸數萬民眾奉命鍊鐵鑄造,歷經“苦戰”後八頭鐵牛鑄成。黃河兩岸各伏卧四頭鐵牛,將鐵索拴繫於其身,連接舟船,蒲津鐵索橋第一次將黃河天塹變成通衢大道。

《易經》説:“牛象坤,坤為土,土勝水。”古人鑄鐵牛置於河岸,意在震懾肆意氾濫的黃河水,這也象徵着攔擋洪水、征服水患,造福於人民。古人講究陰陽相對,在鑄造鐵牛的同時,也鑄造了四個鐵人、七星鐵柱。七星柱代表天(仿天上北斗七星佈局),這樣天、地全有(鐵牛為土,亦即地),囊括宇宙。其實,七星鐵柱不過是拴船的樁子,與鐵牛融為一體充作舟橋索樁而已。而佇立鐵牛旁的漢、維、蒙、藏四個民族的青壯鐵人,不僅扮演着索樁的角色,更象徵着民族大團結。

從唐開元十二年到元朝初年橋被燒燬的500年間,蒲津橋一直是鐵牛系鐵索、鐵索連舟。至清代因黃河改道,蒲津渡廢棄。後因黃河東移,開元鐵牛等隨河牀淤積,被深埋於黃河河灘。

1988年,經過一年多的查訪勘探,於次年8月發現並出土了唐開元鐵牛、鐵人,引起社會各界關注。著名橋樑專家唐寰澄先生説:“鐵牛、鐵人是有實際功能的藝術珍品,是技術和藝術有機結合的典型,是中國人民對世界橋樑、冶金、雕塑事業的貢獻,是世界橋樑史上唯我獨尊的永世無價之寶。”現場工作人員告訴大家,現另外四尊大鐵牛仍在河牀內。她開玩笑地對大家説:“大鐵牛是全國唯一可供大家撫摩的一級文物類國寶啊,大家可要抓住機會多摸摸啊。”

行走運城,問道河東。短短兩天的採風,在運城這一“中華五千年文明主題公園”內的參觀,只能是匆匆而過,可仍讓我強烈感受到中華民族歷史之悠久、文化之燦爛,讓我的心靈得到了一次傳統文化的滋養。

(作者系宜興日報原副總編輯)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